时臣

当翔团子穿梭在各大战队

霸图篇

在霸图队长的房间内,韩文清一如既往的在早晨五点起床准备晨跑,但是今天注定有所不同。

韩文清:……等等Σ好像有什么不对!!!我的床上怎么会有软软的,毛茸茸的,小小的,重点是活的活的活的生物!!!

韩文清猛的一掀被子,看到自己的床上躺着一小孩……,愣了一会,脑子开始运转,想为什么我的床上会有小孩!难道是……不……不会那么离奇的。韩文清并不相信那么离谱的答案,自欺欺人的想,嗯……肯定是张佳乐怂恿其他人把小孩放到我床上,故意看我出丑的?嗯……好像有这个可能。想到这韩文清的眉毛往上挑了挑,表情有些狰狞。

“呵!我倒要看看谁给你们的勇气敢来戏弄我!”

韩文清小心翼翼的起床,把被子给团子盖好,轻手轻脚的走到卫生间洗漱换衣服,过了没多久,韩文清就打理好了自己,看着床上穿着小狮子连体衣的团子感到头痛。想到这个小家伙要怎么办?现在叫醒会哭的吧。算了,等我晨练完再回来看看好了。

韩文清出去跑了几圈,可能是担心房间里的团子,韩文清比平常早了十五分钟回到宿舍,看到团子还在睡,又看了看时间。发现还很早,就去洗澡了,洗完出来,看时间七点了。该去饭堂吃早餐,准备今天的训练了。

韩文清深呼吸了一下,准备叫他床上的团子起床。韩文清回忆了一下家里的亲戚是怎么叫小孩起床的,然后坐在床边,一只手撑在床上,另一只手轻轻的拍小孩的背,再出声喊:额……宝……宝宝,咳……小孩小孩,该醒了,七点了,要吃早餐了。

团子动了动,发出唔嗯的呓语,不满的扭动着身体,把头埋到被子里。呈现出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样子,韩文清抽了抽眼角,轻柔的扯开了蒙在团子头上的被子,锲而不舍继续叫团子起床。这次韩文清声音稍微大了点,还用手捏住了团子的鼻子,团长直接张开嘴呼吸,然后继续睡。

韩文清:……

韩文清瞪着这团子好一会,说了一句“呵!你逼我的!”韩文清走到卫生间,拿出一条被浸湿的毛巾,再把房间的窗帘拉开了,让阳光直接照射在床上的团子身上,然后拿湿毛巾敷到团子的脸上。这回团子终于醒了。

“呜……呜唔坏银……嗯……坏银”团子一边指控,一边拍打在自己脸上敷湿毛巾的手。

韩文清冷酷的镇压团子无谓的反抗,无情说“起床!去吃早餐。”

团子委屈巴巴的服软,“呜……知道了啦
๐·°(৹˃̵﹏˂̵৹)°·๐”

韩文清把刚醒来还迷迷糊糊的团子带到卫生间,才发现自己没有团子专用的洗漱用品,只好拿自己的洗漱用品除了牙刷给团子将就将就。

等到韩文清把团子打理好出来,韩文清抱着团子,团子抱着韩文清的脖子,以这样的姿态前往新地图——霸图饭堂。在去饭堂路上看到韩文清抱着个小孩的霸图工作人员,都仿佛纷纷中了弹药的僵直弹,一脸不可思议。

霸图人:这……这特么的是队长!!!是我眼花了吧!队长怎么可能那么温柔!!!哦!一定是我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对!

到了饭堂看到了自家的副队——张新杰,韩文清直接抱着团子走到张新杰旁边,打了个招呼。“新杰,早,帮我看一下这小孩,我去拿早餐。”说完就把迷迷瞪瞪的团子塞到张新杰怀里。

张新杰:……

张新杰沉默了一下,低头看了看团子,金色的头发,蓝色的眼睛,还穿着小狮子连体衣,最重要的是团子的头发很对称!!!

过了一会,韩文清端着早餐回来了。“谢谢,新杰”把团子抱了回来,捏了捏团子的脸说“清醒了没”

团子气哼哼的拍开了在自己脸上作怪的手,“要你管!!!”

韩文清挑眉说“小东西,脾气还不小,嗯。自己坐,会不会自己吃早餐?”把团子放到他的旁边,在团子面前摆上一杯豆浆还有一碗云吞面。

团子双手抱着豆浆喝了几口,一脸骄傲别扭的说“当然会!翔翔可棒了,哼。”

韩文清摸了摸团子的头说:“那就自己吃,小心烫。”

一旁的张新杰用手推了一下眼镜,疑惑的问“队长,这是你家的孩子?”

韩文清沉默了一下,“……不是,早上起床才发现的,我怀疑是张佳乐他们的恶作剧。”

张新杰手指颤抖了一下,强装镇定的推眼镜,声音清冷干涩的说“队长,张佳乐没这胆子敢整你的,况且他哪来的孩子?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。”

韩文清:……先照顾着先,看看情况。

张新杰嗯了一声,表示自己知道了,把目光转向对面的团子,温柔的问“小孩,你叫什么?知道自己家长的联系方法吗?”

团子才反应过来说“诶!!!你们是谁呀?我在哪?你们都是方哥说的是妈妈找来照顾我的哥哥吗?”

韩文清、张新杰:……这孩子心真大。

张新杰敏锐的注意到团子说的方哥,方哥吗?看来这个方哥是关键人物。

韩文清:这里是霸图,我是霸图队长韩文清,他是我的搭档张新杰。

“唔……霸图?是什么?能吃吗?好不好吃?”团长咬着汤勺问。

韩文清被这神奇的关注点感到脑阔疼,但还是回应团子的问题,并努力把团子偏掉的关注点拉回来,“霸图不能吃,是你现在在的地方,你还没回答你叫什么?”

团长失望的说“原来霸图不能吃啊,我叫孙翔,孙悟空的孙,飞翔的翔!”

韩文清听到孙翔这个名字,再看看这团子的外表,夭寿哦!跟中了僵直弹似的,神特么的这个团子不会是那个孙翔吧!

张新杰眼神飘忽的看了看自家队长扭曲的脸,推了推眼镜,淡定的说“孙翔刚刚有说方哥,指的应该是方明华,轮回的人应该知道怎么回事?”

“啊……新杰,你待会打电话给轮回,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”

“嗯……没问题,不过孙翔看样子是得费心照料了,他现在大概是真正的儿童。不过最头疼的还是轮回。”




评论(7)

热度(84)